May 18, 2022

CM Mobile

潤迅通信

真真正正的彎道超越,並不是讓小孩補習課程

過完年,這一假期也基本上一半以上了,小孩是如何渡過的呢?

不僅一位媽媽和我聊,說想給孩子報幼稚園補習班,但小孩平常學業很重,暑假作業也許多,不太怎麼捨得再給孩子加倉了。但又想讓小孩運用假日補一補齊短板,完成彎道超越,因此很是擔心。

我覺得,假如小孩學有餘力,適度地分配一些補習是必不可少的。但假如學習培訓佔有了假日的大多數時間,那和平常念書又有什麼不同呢?

那樣的彎道超越,更好像竭澤而漁,非常容易把小孩對培訓的激情驅動力提早耗光。

這一假期,我有目的地和橘子幹了一些事——我認為,這更好像儲水養魚。

1

和小孩一起玩遊戲

我與橘子約好啦,僅有假日裡才可以玩遊戲。因此,這一假期的前五天,橘子完全飛翔了自身,和Ipad日夜形影不離。

五天之後,很有可能覺得也莫過於此,橘子的激動勁頭過去一大半,許多遊戲都不太會玩了,主要一款足球遊戲。

一天夜裡,很有可能一個人玩有點兒無趣,橘子忽然傳出邀約:“母親,你要不要看我玩遊戲?”

我第一反應是回絕:遊戲多太無聊了。0.5秒後,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和小孩同屏的好機會,因此說:好。

橘子就坐到我邊上,讓我覺得他玩足球遊戲。看過一會兒,問了各種各樣新手問題,我禁不住也想試一下。

入門才知道,看橘子玩得得心應手,自身玩著,頭腦各種各樣短路故障,手都不太用了。橘子就在邊上具體指導我,尤其有耐心,比我具體指導他有耐心多了。

我有些慚愧,也很開心地享有著橘子的暖。

青春發育期的小孩,必須爸爸媽媽積極去認識他的全球,找尋一同的話題討論,手機遊戲也是一個有效的通道。最開始同意橘子打遊戲,我是懷著這一念頭。

想不到,玩著玩著,我對手機遊戲的觀點有一定的改變,仿佛手機遊戲也沒那麼恐怖,和小時候玩的超級瑪麗遊戲、魂鬥羅也類似。想當初,我上中學時也與爸爸整夜打遊戲,到現在或是很難忘的回憶。

把手機遊戲當遊戲就行,只需小孩的基石穩,手機遊戲就並不是時至今日。
2

帶娃拜會好朋友

過年前,我帶橘子拜會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爺子。

老爺子就是我以前的創作者,幾十年來,他念書、創作、繪畫、拍攝,在一方斗室裡活出了很極致的內心世界,也在業界有名氣。我帶橘子來,便是想叫他感受一下,這一全世界,也有這種的生活習慣。

老爺子提到怎樣讀書,談到他一生中幾回被眼下的場景“打中”的時時刻刻,鑄就了自個的命運之路,談“江流石不轉”,為人處世要有韌勁,談怎樣看待身亡……不要說橘子,就連我都收穫滿滿。

往返的道路上,我詢問橘子:“你喜愛聽祖父講這種嗎?”橘子說:“喜愛聽。”

“為何?”我詢問。

“他並不是批評,他全是在介紹自身的小故事。”

進到青春發育期的小孩,爸爸媽媽的批評不但無論用,還會繼續使他愈來愈抵觸。這個時候,爸爸媽媽最好是找一些小孩欽佩的楷模、老人、親身經驗,這些人得話,更能入耳式深入人心。

因此,借著這個假期,我覺得帶橘子多見些有趣的人,多聽一聽多看一下,體會不一樣的人生道路,眼界不一樣的思想觀點。

我覺得,一個視線寬闊、體會豐富多彩、眼界過寬廣幸福的人,不易走偏,走起來也更有勁頭。

3

和小孩一起散散步閒聊

年以前的一天,我帶橘子去用餐。吃過飯,橘子準備去王府井圖書店購書。午後陽光恰好,圖書店也算不上遠,我倆就順著長安街散步著走。

我談起剛來北京時,見到建國門、朝陽門的路標牌,卻不清楚那一個“門”究竟在哪兒。談起見到胡同的標識牌不清楚該怎麼斷句,是東/四十二條,或是東四/十二條……
 
橘子聽了哈哈哈笑,他很有可能想不到母親也有這種的囧事。

我們倆就是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談,有時候再來一個自拍照,橘子也很耐心地相互配合我。

到了圖書店,我陪橘子找書,兩個人一起閑閑地翻開書看。到了他與同學們約好打籃球的時間,各自的情況下,覺得橘子居然有點兒戀戀不捨,我也是。

伴隨著橘子上中學,擁有自身的交際圈和小天地,我們一起散散步的情況下少了許多,他也並不像兒時那般說個不斷。但是,如今的散散步,也是另一種好,可以像成年人一樣閒聊。嗯,如何都好。

那樣一個日常的下午、一次平時的閒談,那樣的彼此之間守候,留到內心的,是冬日陽光般淺淺的溫馨。

4

一起去爬山

大年初三,大家和好朋友約著去北京郊區登山。由於山裡的降雪還沒化,因此變成了翻雪山,別有一番樂趣。

為了更好地避開冰瀑十分滑的一段路,大家從非常少人走的峽谷河堤嚮往上爬,很是費了一番氣力。尤其是爬到正中間,想原路返回難度係數很大,再次往前,又不知道也有有多遠,權衡再三,只有低聲下氣往上升。一步一步爬,也就爬到了峰頂。

多像人生道路,前途再非常渺小再難走,一步步走下來,終歸峰迴路轉。

自然,這一全過程也不是苦哈哈,大家一路有說有笑,放聲歌唱,堆雪人溜冰河,也是樂趣橫生。

我一直宣導家長多帶娃親近自然,多爬登山,不但鍛練身體素質,還加強了自控能力。

並且,人們在當然中,會和天地萬物有越多的聯接,和自身的體會有越多的聯接。這一份聯接,可以滋潤大家的性命——不論是成年人或是小孩。

5

和小孩一起書法練字

橘子的字有點兒危害他酷帥的品牌形象。我一直催促他練書法練字,他總是消沉解決。

催促無論用,那麼就以身作則,這一假期,我帶上他一起練。

晚飯後,我們倆在飯桌前相對而坐,對著練字字帖練15分鐘字。雖然他數分鐘就可以看一次表,但,我的預估也放得極低——練習總怕不練好。

自己有個人會,書法練字看上去是練手部全身肌肉的操控力,實際上是練性情、修生長習性。制心一處,感受一筆一劃的行筆,也是在感受自身的心。

或許橘子如今還感受不上這種,不著急,前路漫漫,先練下去再講。

6

這也是我還在這個假期和小孩一起做的一些事,實際上不僅這種,但足夠表述想對你說的。

臺灣學者薛仁明在《我們太缺一門叫生命的學問》上說,如今的大家,由於缺乏了“屬實體會”的工作能力,過多生活就是這樣在大腦中,造成了生命力的失調,從而發生各類問題。

我深認為是。

平常小孩的學習培訓就夠緊的了,假如假日或是被有機化學補習鋪滿,就容不得別的的東西了,又像一根寬緊帶,一直被繃得牢牢的,長期下來,會喪失延展性,也非常容易扯斷。

因此,我覺得借著假日,除開必不可少的工作和學習培訓外,帶上橘子做一些滋潤性命的事,使他在日常生活中多一些體會、多一些感受,多一些高品質的守候。
  這種點點滴滴瑣事,短期內來看沒有什麼用,但在耳濡目染中,如同水撫養了魚一樣,修養了他的心裡。

我覺得,一個體會充足、和心裡有聯接,有良心、有溫良的小孩,在他的性命旅途中才會走得有勁頭、有自信——或許,這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彎道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