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4, 2022

CM Mobile

潤迅通信

誰在應用迷你倉

年青人想要租用迷你倉的舉動,正釋放出來一個資訊內容:千禧一代和Z世世代代對空間的要求早已脫離了單純的“容下”定義,進而追求完美更高維度的“重視、隨意與操控”。

 

一家迷你倉的內部構造

 

“95後”女孩小陳喜歡個人收藏二次元手辦,由於家裡裝修風格和手辦不符合,她特意租了一個5平方米“迷你自助倉”,專門用來陳列設計該類個人收藏品。閒暇時,她會來這裡翻翻書、把玩手辦,享有在這樣一個完全的私密空間中的獨居。

早就在2010年,迷你倉此項新興的租用式倉儲業務悄悄地進到國內市場。該業務流程面對普通使用者和企業客戶,以小到0.3平米、從大到100平方米靈便倉儲物流總面積,和最少按日/周為單位的靈便租用時長,為用戶處理日常生活及工作上的置物難點。

十年以往,這一新鮮事物好像即將迎來高速發展的趨勢——艾媒資料顯示,2015年中國迷你倉行業規模僅是0.8億人民幣,2020年則飆漲至11.4億人民幣。

在網上搜索“迷你倉”,結論標示,其地址關鍵分佈於以一線城市為代表國內一線城市。特大城市經濟的飛快增長和人口密度散佈的快速提升,增添了居住空間與收納空間互相博奕,為迷你倉這一租用方式帶來了市場和生存環境。

 

落地式中國

 

迷你倉的概念和原型較早始於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初心是為了幫助並沒有地下室的家中處理置物難題。在第一家迷你倉原型問世20年之後,歐洲第一家迷你自助倉還在英國落戶口。歷經約半世紀的高速發展,海外迷你倉市場和客戶接受程度已經相當完善與成熟。截止到2019年底,美國地區具有超出47000家工業生產和商業土地的自助倉儲設備。

在亞洲,日本、韓國、新加坡部分地區由於社會經濟發展成熟情況比較高,加上人均居住面積窄小,也比較早構建迷你自助倉銷售市場。

國外的迷你倉一般以月為基準租用,企業或普通用戶可將短期內或長期不用的物品存放在大小不等的迷你倉中。顧客按月付錢,期滿全自動從信用卡扣款。

與之相比,中國迷你倉可謂新手起步環節。以上海為例子,現階段活躍著包含趣存自助倉、迷你型CC自助倉、好易倉、安東易、大家迷你倉等在內的十餘家迷你倉公司。

當下,以換房裝修的暫時性家居傢俱儲存為的需求顧客,是迷你倉銷售市場的主力服務目標。租賃期隨房子裝修時間確定,一般為3-4個月。這一部分顧客中,有一定比例的客戶會持續租賃——客戶在擁有了便捷的倉儲物流感受後,也會考慮將應季無需的衣物換存到小尺寸的迷你倉中,為此保持新家的乾淨整潔度。

客戶需求是迷你倉的另一類要求客戶。“受疫情影響,不少企業減縮支出,會把一些長期性無需但又不能扔的存檔檔或是辦公室傢俱存進我們這兒來。和寫字樓的租金比,每一個月幾百塊的迷你倉顯而易見更實惠。”某迷你倉經營人表明。

印度的行業分析企業ModorIntelligence2020年公佈的一份銷售市場結果顯示,2021年-2026年,全世界迷你自助倉領域預估可以達到5%的複合年平均增長率。受經濟發展、住宅、群眾生活習慣及消費觀念等一系列危害,亞洲銷售市場的需求量大幅度飆升。中國又當之無愧地變成亞洲銷售市場的主力參賽選手。

伴隨著上學、就業、工作中、完婚等成長階段的推進,現代人的日常生活通常會造成所在位置的移動,再也不是導向不動的情況。流動性變的定居情況促進了中資料歸檔物的要求。夫妻關係完畢、老人離世等家中轉變,一樣伴隨物品的轉移和儲放。

另一方面,國內電商銷售市場飛速發展。以往以家為客艙聚集點的網路店家們急缺找尋性價比更高、存儲靈活的倉儲物流室內空間;花樣電商大促在潛移默化中將顧客培養成中小型壓貨發燒友。額外室內空間儲存要求正逐漸成為了在我國住戶未來的生活的一大剛性需求,在靈活變通的運營模式下,中國迷你倉銷售市場正逐漸進到百姓的尋常生活。

 

改變傳統

 

自然,對大多數群眾來講,迷你倉仍屬新事物。趣存自助倉的一位工作員便表明,“在聽說有迷你倉這類租用方式時,好多人表現得尤其詫異。”

現階段,民眾對迷你倉存有多維度要求,銷售市場也不乏供貨。但兩者之間的堡壘並沒有完全透明度,仍處於互相探索和獲得信任的環節。

不管是租房子或是物品寄存,環境的安全和便捷性是大部分人主要考慮的問題。

國內迷你倉設備主要分地底租用室內空間和地面已有大廈,二種自然環境各有優勢。前面一種在迷你倉價錢方面佔有相對優勢,後面一種在儲存自然環境的安全性乾淨整潔水準及其樓高方面有相對較好的服務,已有大廈的儲存便捷對客戶也更為友善。

有別于普通物流倉庫儲存,迷你倉能夠讓客戶有著獨立倉儲物流室內空間。在設計上,每一個庫房全是私人空間和獨立防盜鎖,由用戶自身鎖上並存放鎖匙和密碼。很多倉儲物流網站配有24鐘頭監控和智慧門禁系統,僅有顧客才能通過門禁密碼進到倉儲物流大廈;網站24h有些人值勤,並查驗庫房,若出現異常會第一時間處理。

充分考慮三孩政策的放寬,以房屋置換和裝修為目的的客戶,仍然是現階段迷你倉租賃的一大主力軍客戶群。許多家裝公司也考慮到了顧客臨時性儲放傢俱的要求,會主動給予展覽廳的城市地下空間用以臨時性儲放。但該類室內空間無法保證倉儲物流生態環境,遇到廣州和上海的綿延梅雨天氣,地下室的環境濕度可能會讓全屋家俱損傷。

在過去的十年間,中國人消費觀念出現了較為明顯的改變,產品品質變成客戶選購商品和服務時更為關心的具體內容之一。類似展覽廳城市地下空間那樣簡易粗糙的開放式存儲自然環境,不再能很好地滿足客戶對品質的要求,更無法讓她們放心地儲放類似實木傢俱或電子琴一類的珍貴家用電器器材。

去濕通風降溫設備是大多數迷你倉的基本配置,確保了顧客儲存的物品不會因環境濕度導致毀壞。一些自助倉還會繼續按時請病蟲害企業上門服務查驗,又為已有倉儲物流大廈買了基本商業保險,提前準備各種各樣安全防護工作中。

 

私人空間

 

現階段,迷你倉的成熟客戶都集中在外籍人、青年人上班族、個人用戶及其一部分中老年人老人。

一線城市的外籍人總數不在少數,她們因工因私在這裡定居,根據網站搜索、倉儲物流室外大廈的標誌或企業的廣告行銷等管道,尋找長沙灣迷你倉網站,持續第二空間儲存的好習慣。一部分中老年人老人會幫工作忙碌的子女代辦公司物品寄存服務專案,長此以往可能就得到了這一新興事物。

與普通人的想像不一樣,並非只有人均居住面積小的家庭或個人才會產生第二空間的置物要求——實際上,前去租用迷你倉的獨棟別墅居民並不在少數。

不管定居面積多大,客戶總會在某個時刻突然發現:家中的杳無人煙居然都堆滿了物品。

年青人想要租用迷你倉的舉動,正釋放出來一個資訊內容:千禧一代和Z世世代代對空間的要求早已脫離了單純的“容下”定義,進而追求完美更高維度的“重視、隨意與操控”。做為中國新生代力量的典範,她們期盼空間的品質與信任感,願意為幸福的生活品質和舒適感埋單。

長期看來,以品質和悅人為主導生活的方式與消費觀,將成為將來中國市場的需求的主流,也會為包含迷你倉在內的各種新興經濟體引入持續不斷的魅力與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