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21

CM Mobile

潤迅通信

論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中慈善目的之界定

2016年9月,《慈善法》在中國公佈執行,在這其中以專章規定了“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管理制度。然後,中國民政部等相關部門又陸續實施了《慈善信託管理辦法》《關於做好慈善信託備案有關工作的通知》等相關管理制度文本文檔。一系列有關相關法律法規的施行,建立了慈善私募投資基金在中國風靡和發展趨向的管理制度基本上。而除此之外,隨著著公司企業企業社會責任界定在中國的風靡,很多企業希望參與設立慈善私募投資基金,它是企業肩負公司企業社會責任的一種方式,且能夠為企業提高信譽度和知名度,而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獨有的優惠政策還可以合理減輕公司企業企業社會責任肩負的工作壓力和成本費用。

但是,由於在中國慈善私募投資基金歷史較短,其相關有關相關法律法規中的管理制度構建和界定描述仍然存在不周延之處,在這其中相關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中慈善目的的界定標準,在社會實踐活動操作過程中就存在一定質疑,這很有可能會對未來很多企業把握和參與慈善私募投資基金導致阻攔作用。因此,原文中依據對在中國相關法律法規及社會實踐活動案例的歸納總結,提問題,並參照國外相關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進而對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中慈善目的定義明確明確提出有益的建議。
 

難點的明確指出

 
儘管在中國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發展趨勢較為晚,但目前國內各地均不缺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之案例,且越來越多的企業希望參與開售和設立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但在社會實踐活動操作過程中,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中慈善目的的界定仍然存在模模糊糊之處。

最開始,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目的該是慈善目的,可是並不是務必將慈善目的形式化,建立其所從事的慈善工作中方向,我針對這事存有疑慮。以“藍天白雲草地至愛1號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為事例,其是由上海市慈善基金會作為受委託人,安信信託股份有限公司作為受委託人開售的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私募投資基金目的為用於“慈善公益性慈善,以進行受委託人推動慈善工作中發展趨向的目的”,該等私募投資基金目的是十分廣泛性的慈善服務性目的,但其敘述過多普遍,缺乏主導性。而該私募投資基金的盈利人範圍則被定義為“本私募投資基金擬幫護的慈善慈善活動項下接受幫護/幫助的普通合夥人、法人代表或者依規開創的其他組織”,也缺乏具體的標準,且在一定水準上存在迴圈定義的風險。

而根據“藍天白雲草地至愛1號慈善私募投資基金”2016年的年度報告,由於未收到慈善最新專案顧問相關慈善最新專案的極力推薦及相關實行建議,截止到2017年3月20日,該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仍未運作具體慈善最新專案,僅將一部分私募投資基金財產用於發放信託融資和認購私募基金領域保證股票型基金,因此,無法建立掌握該結合私募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所相符合之慈善公益性慈善的具體範圍或案例。是否務必要求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相對形式化,以維修保養受委託人的利益和人民群眾的管理權、限制私募投資基金財產管理決策機構的分配權,這一難點就監管角度而言具有很強的社會實踐活動現實意義。

其次,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慈善目的應該是為不獨特的人民群眾的利益,如何界定不獨特人民群眾的範圍,也是一個難題。2017年8月31日,天津市立減慈善私募投資基金“天信新世嘉·信德黑大同窗學友互相幫助”慈善私募投資基金開創。儘管從發佈方法臨時性未查詢到該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具體私募投資基金目的,但從主流媒體發佈的盈利人範圍觀之,該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應包括:(1)幫扶因重大疾病或其他與眾不同艱辛務必幫助的黑龍江大學同學們及其家屬;(2)幫護貧困地區失學兒童及留守孩子該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包括同學們互相説明,而同學們是相對獨特的主體,且與受委託人存在一定的關聯性,對同學們的幫護能否符合慈善私募投資基金要求的慈善目的,存在疑慮。再如,倘若某公司欲設立一“員工福利型私募投資基金”,希望依據該私募投資基金幫護因工受傷的員工以及因工身亡的職工之家屬,其是否符合慈善目的,能否構成慈善結合私募基金,聯繫實際也存在質疑。

再一次,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慈善目的具體應怎麼判斷,尤其是當慈善私募投資基金能夠造成正面服務性預期效果,但此外也很有可能造成 一定的負面影響,該私募投資基金是否仍然能構成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例如,英國曾有案例以遏制動物活體解剖試驗作為私募投資基金目的,這一方面具有保護動物的積極意義,但另一方面事實上也是對現代科學技術發展趨向的一種阻攔,該私募投資基金目的是否構成慈善目的在中國目前的相關法律法規中沒有建立的定義方法。

最後,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是否可以兼顧慈善目的和私益目的。仍以“天信新世嘉·信德黑大同窗學友互相幫助”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為事例,該慈善私募投資基金的私募投資基金目的除同學們互相説明外,還包括幫護貧困地區失學兒童及留守孩子,它是相對廣泛性的慈善目的,則若慈善私募投資基金中兼顧慈善目的和一定的私益目的時,該等私募投資基金能否申請辦理辦理備案為慈善私募投資基金,在社會實踐活動操作過程中有待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