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6, 2021

CM Mobile

潤迅通信

韓國打職工,一邊還錢一邊投資理財

也許你曾在韓國電視劇一書中見到過這種的故事情節。男女主全是在校大學生,前面一種是含著道路出生的財團子孫後代,身旁不缺凝望和簇擁的人,但他通常會迷上一個並不顯眼的普通女主角。女主角通常家境貧困,有爸爸媽媽也有弟弟妹妹必須 照料,也因而必須在學校外打幾份工賺錢養家。男主角為了更好地追上她,常常光臨她打工賺錢的連鎖便利店,風雨兼程,就算下起下雪也需要買杯速食麵等女主角下班了,送她回家了。

以上的情節設定一方面是為了更好地埋下伏筆“瑪麗蘇”故事情節,呈現階層差別,描繪感情難點。但另一方面,“做兼職男孩和女孩”發生的次數之高就體現了韓國的一大學生就業發展趨勢——除開全職的工作中,做兼職是另一種關鍵的“發財之路”。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低支出的週末兼職變成 了躁動不安學生就業自然環境中的一絲穩定。

但依據韓國統計局的資料資訊,截止到2021年7月,有超出56萬多名韓國人到實職工作之餘挑選做兼職或自主創業,創出了2003年逐漸有關統計分析至今的最高記錄。

而此外,上年每星期工作中36鐘頭(全職的工作中)或左右的數量約為2010數萬人,比2019年當期降低5.6%。這代表著下崗的人到增加。這也是自1990年代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困境至今,韓國人力資源市場遭受的較大同期相比減幅。

“這一發展趨勢肯定是會不斷的,並且會越來越嚴重。”中國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李成日向鹽金融剖析表明,因為新冠疫情的持續性危害,韓國總體經濟復蘇遲緩,兼差族增加的情況也是一個必定。

與此同時因為韓國政府部門正處於換屆選舉“尷尬期”,李成日覺得在職人員美國總統文在寅的使出室內空間十分比較有限,因此 也“只有希望下一屆政府部門,僅僅如今一切都還難以分辨。”
 

了不起就兼職工作

 
25歲的古瑞珍大學技術專業是空乘專業,畢業之後本來想考入航空公司,圓自個的空中小姐夢。但在她上年春天畢業之後,新冠肺炎疫情一直沒能獲得操縱,航運業不斷遭受蔓延到,古瑞珍的考試連續方案成空,四年的崗位提前準備好像越來越一文不值。

據韓國國土交通部7月公佈的材料,受新冠疫情危害,2020年3月至今,韓國經營國際航班總數每個月均同比減少97%之上,航空公司上年全年度銷售總額同比減少11萬億韓元(折合RMB651億人民幣)。

儘管航空公司的業務流程市場前景暗淡,但古瑞珍依然期待考試可以修復。她表明沒有徹底捨棄自個的理想,且會在肺炎疫情消散後再度逐漸試著。但是如今為了更好地生活,古瑞珍也迫不得已獨闢蹊徑。今年初,她在一家金融企業找到一份做兼職招待員的工作中,宣佈變成了“兼差族”。

一樣遭受職業發展目標出軌的也有23歲的金勝雅。

她高校主學民族舞蹈並期望變成 一名民族舞蹈和普拉提教練員。但考慮到肺炎疫情,舞蹈工作室和運動場地大規模暫停營業,她也無法尋找放心的真正工作中。如今金勝雅在一家餐飲店做兼職,勤奮划算,提前準備等肺炎疫情平復後再報考普拉提教練員的營業執照。

據調查,2020年,韓國15至29歲青年人的失業人數達到9%,是總體失業人數的2倍多。

2021年8月,雖然青年人群體的失業人數下滑至5.8%,但在被稱作“擴張失業人數”的估算中,再加上兼差族和捨棄求職工作想考公的年青人後,年青人的具體失業人數被“擴張”為21.7%,且捨棄應聘者仍在持續提升。

有許多 韓國專家學者剖析覺得,儘管挑選做兼職的人群中大多數是出自於生活,但還有小一部分是由於興趣愛好。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休閒活動降低,很多人剛開始試著新生事物,將個人興趣愛好發展趨勢成第二職業,運用碎片時間經營自媒體平臺和網上開店的“斜杠青年”也在慢慢增加。

李成日也持類似見解,他覺得這不僅僅是新冠疫情下,韓國的“古瑞珍”和“金勝雅”們應對求職難的無可奈何,“做兼職多”還意味著著這代年青人職業觀的變化。

之前韓國人與日本人的職業觀相近,趨向於在一家企業一直幹得離休,時興“終身制”就職,但當代年輕人並不在意換工作還可以常換企業。因此 在如今這類應聘求職不容樂觀且不穩定的情形下,做兼職的協調能力反而能夠達到許多 年青人的要求。

除此之外,李成日覺得,韓國年青人廣泛對薪水的標準很高。“針對人們而言,如今假如不太好求職了,那麼就一般都先尋找工作中再講。

“可是許多韓國年青人寧可做兼職也不願意去薪水低的真正工作中。在相同的標準下,如果有份薪水七八千的她們也許都不可能去,由於想取得薪水過萬的,並且她們也樂意等。”
 

中老年兼差族

 
年青人確實有“等”的資產,殊不知在兼差人群中,還有一個無法忽略的人群——30歲及上面的中老年打職工。李成日表明,在新冠疫情爆發後,迫不得已家中債務重組失敗的工作壓力,許多 有做好本職工作的人與擺脫初入職場十幾年的全職太太們也陸續出去打工賺錢。

“之前一個人的作業能夠種活一家,如今經濟環境也不太好,薪水漲得也比較慢,但支出或是常規的狀況,家中負債比率高,因此 家庭婦女也是不得已出去做兼職。”
 

下崗的中老年,消沉的人生道路

 
李成日強調,實際上許多家庭主婦們都是有高文憑,但假如要找宣佈工作中卻都沒有優點,由於他們不僅擔負帶娃的工作壓力,還需要應對當今社會對女性朋友的職場壓力,因此 大多數也只有在服務業找一個兼職工作來補助家庭用。

但是應對巨大的負債資料,做兼職所得的也僅僅是九牛一毛。韓國金融機構資料資訊表明,2021年第一季度,包含抵押借款和個人消費信貸以內的未還款家中銀行信貸總值為1765萬億韓元,同比增加9.5%。
 

韓國青年人失業人數居高下不來

 
與此同時依據韓國金融監管局的資料資訊,4月至7月期內的家中借款提升了49萬億韓元,截止到7月底,家中負債已積累達到1810萬億元至1830萬億韓元(1.53萬億元至1.55億美元),創出厲史新紀錄。

家中負債中的“重中之重”毫無疑問是住房貸款,殊不知韓國的投資房產狀況不但造成家中負債飆漲,也是讓一般買房者痛苦不堪。現如今,有許多 韓國群眾體現之前可以買一套公寓樓的錢都不足如今以全稅的方式來租房子。

為了更好地限定借款,與此同時抑止房子價格上升的趨勢,政府部門在7月對貸款銀行執行了新的限制。

但是令管理者們分外擔憂的一個真相是,借款的限定對策貌似並沒有立即影響到大家借款。僅7月對家中的借款就再一次提升了9.7萬億韓元,高過新規定起效前6月的6.3萬億韓元。
 

“打工賺錢還錢,借款項目投資”的Bittoo

 
究竟誰在借款?

韓國也有那樣一群被稱作“Bittoo”的人,她們覺得借款專案投資才算是超過富有的嬰兒潮一代爸爸媽媽的唯一方式。

當韓國公佈新的借款限定對策時,34歲的產品連鎖加盟店市場經理JoePark就在要求起效以前蜂擁而至地借了大量錢。

JoePark曾從透現帳戶中取下了1.2萬美元(10.2萬美金)用以交易股票,而針對政府部門減少drp借款額度的對策,JoePark表明不滿意,“那樣是十分不合理的。我有極致的資信評級,假如現行政策年利率升高,因為我提前準備付款大量的貸款利息。”

而像JoePark那樣期盼專案投資的“bittoo”引起的負債風潮,也恰好是令韓國央行憂慮的發展趨勢之一。

8月末,韓國央行宣佈公佈升息,將目前的0.5%貸款基準利率調為0.75%,韓國也因而變成了肺炎疫情爆發至今第一個升息的亞洲關鍵經濟大國。但這也無形之中提升了借款人的會計壓力,據測算,當債券收益率每升高1個點時,本地家中借款成本費便會提升約100億美金。

有業界剖析人員表明,這會是一個無盡窩裡鬥的惡迴圈。一邊是期盼結清負債,迫不得已出去兼職的普通人家,一邊則是期盼借款,並對投資致富滿懷信心的“bittoo”一族。

誰又在為了誰的欲望付錢?

做兼職多了,在某種意義上代表著失業人數的降低,因此 從字面看,也確實值得一提的是。

韓國統計局發佈的資訊表明,8月份經週期性調節的失業人數降到2.8%,這也是自1999年6月逐漸公佈資料資訊之後的最低標準,而且是持續第三個月降低,7月份為3.3%。

但另一方面,每星期工作中低於36鐘頭的人比一年前提升了64.5%,而上班時間更長的人降低了17.1%。對於此事,建國大學商學專家教授尹東烈在接納韓國《中央日報》的訪談時表明:“這說明工作品質一直在惡變。”“依照這種速率,2021年的狀況會更糟糕。”

李成日強調,針對年老的人而言,她們很難融入當今做兼職型的新學生就業方法。而針對年青人而言,大學畢業生之後比較好找工作中的時期也早已告一段落,因此 她們的意識在轉變,這讓政府部門也無法參與。“事實上是假如你確實參與得話,很有可能會形成主動危害,但假如現行政策不對,它的反衝力便會很顯著。”

先前,文在寅政府部門推行的“每星期52鐘頭到頂工時制度”就被別人抨擊為兼差族擴張的首要緣故,也確實發生了很大的“反衝力“。

李成日覺得,政府部門的管理決策初心是好的,52鐘頭的工作規範能夠確保員工的支配權。但在肺炎疫情對資金的影響下,尤其是中小型企業,顧主的壓力非常大,因此 它們迫不得已採用形變的方式 ,降低職工上班時間,多招兼職,省掉一些額外開支。

但這對職工的負擔也就更變大,由於它們必須 找大量的做兼職填補上班時間的缺口。一些宣佈職工的工作時間被減少後,由於負債工作壓力,也迫不得已出來做兼職來養家糊口。

而對於韓國兼差族的將來會怎樣,李成日覺得這可能會是一個無法調解的矛盾激化,“全球經濟環境都不太好,這個問題涉及到公司和勞動力權益也有政府部門的管理決策,但哪一個政府部門上去,這個問題都不太好處理。”